伴梦文学网 > 恐怖小说 > 这些妖怪太难敕封了 > 第347章 作者的身体出现了问题 想对大家说的所有话在这里(附大结局提纲) 第(1/2)分页

第347章 作者的身体出现了问题 想对大家说的所有话在这里(附大结局提纲) 第(1/2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有些话跟大家说一说,我的体检报告出来了,除了颈椎腰椎这种作者的通用病不值得一提之外,我的免疫系统出现了重大异常,今天仔细去医院复查了一下,医生说如果再继续熬着,就比较危险了。

    这四年多时间,有三年在重大变故中来回挣扎,剩下的一年半在天天工作,工作之外写小说。过年也不曾休息过任何一天,等真的写了网络小说,才发现,要比实体书承受更大的压力和折磨,所有能坚持下来的作者,都太值得尊敬了。

    所以,在此要非常抱歉地跟大家说一声,对不起,要很久都看不见我了,等我忙完了工作,养好了身体,认真写本书,写完了再发出来。

    当初承诺大家的绝不太监,没做到,看来人就是不能轻易说承诺,不然就打脸,可是我还是仔细交代一下这个故事后来的框架和人物的命运吧,免得让追更的书友觉得太遗憾了。

    苏星璇:体内有青龙之息的苏星璇,因为有能够使魂魄不分离的完整的随侯珠,又为了逃避追杀,所以在鬼帝陵里的至阴五脏出来的时候,被苏星璇的纯阳之体吸走了,星璇带着青龙之息成了新一任的鬼帝。

    心里带着跟青玉坛刻骨的仇恨,原因是追杀她的人,是莫金樽。上官解决了任坛主的执念之后,回到原来的地方,星璇已经变成了狠辣凌厉的鬼帝,在一系列的复仇,嗜血,纠葛之后,星璇仍然为了从前的情分,把已经到了奈何桥边的上官命魂拽回了阳间,这样破坏平衡,星璇的下场可想而知,最后她暂时长眠,临死之前把青龙之息给了上官。

    莫金樽:上古荒魂,全书最大的反派,他最初的时候是非常美好的,十分尊敬自己的师尊任千殇,也跟师兄萧延友爱万分,随着故事的推移,他发现了自己是上古荒魂,并且一度在心里质疑任千殇对他无师徒情分,天道也对他不公,只为了让他抗魔。

    上古荒魂不受天地拘束,成魔成仙一念之间,真正让莫金樽成为魔枭,是因为跟他交好的饕餮的养女,在仙魔大战的时候因妖族回护不力死掉了,从此莫金樽恨人恨妖恨天道,鬼门关结界的半颗随侯是莫金樽放的,萧延报信的小仙童是他收买的,他以为青龙之息在玄天门的掌门身上,所以杀了玄天门满门。

    一直留着上官,只是因为任千殇的布局,让他不得不留着,他需要封妖榜和封妖令,需要完整的河图洛书,号令全部妖族,然后一举杀之,而封妖令被金毛鸡的命魂,也就是朱雀命令勾陈和螣蛇守在盘古陵正殿,不见到全部的四圣兽不可以交给任何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一直兜兜转转在寻找任千殇的命魂,也在寻找被封印在各处的河图洛书,而河图洛书是任千殇当年封印在各个地方的,所以只有任千殇的身体才可以解开封印,莫金樽只等上官拼凑齐全就会一举杀之抢夺。

    莫金樽挺复杂的,他对师尊有太深的感情,对三个徒弟也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,万万没有算计到,上官会率先把如石植入体内,所以无奈之下让剩下两个徒弟也植入了命种,打得是最后两个金童玉女般的徒弟能够联手杀上官把体内如石取出。

    莫金樽的结局,最后仍然是在回到元朝之后,一切都真相大白时,那一念的魔心释然归善,跟曾经的徒儿上官联手与魔尊终战,后为了谢罪,把体内所有的上古神祇的残念都输送给了上官。

    任千殇:直到最后一刻才发现莫金樽已然成魔,上古荒魂一旦成魔,世间无人可敌,除了另一个上古荒魂,所以在他推算到上古荒魂会在五百多年之后降世,所以让玄武载着自己的身体,也就是二魂七魄去了南海归墟最深处的神魔之洞,在那里这具身体要忍受巨大折磨,连同玄武都消耗几乎殆尽。

    直到过了五百年,上古荒魂降世之时,玄武才如约带着这个身体来到了水月洞天的度朔山上,等待荒魂直接进驻。而在仙魔大战发生的时候,所有的世家、门派恩怨都已不再,全力抗魔,然而仍然力不能敌,原因在于,李隆基手中掌握的魔域乾坤图,被已经成魔的安禄山利用各种心机手段拿走了。

    这幅图可以在最后时刻护佑华夏国运,护佑所有人族妖族,但是却让所有人都在梦中,如同魇魅,若没有上古荒魂的拯救,在一千年后苏醒的时候,全部成魔。

    在梦中的记忆是错乱的、所有的大小、门派、秘境都是错乱的,所以五神域和水月洞天才会显得十分弱,唐朝的才会展现的非常强。

    在烽火连天中,李隆基跟为了自己儿子怀有私欲的穷奇的父亲,也就是白帝,调配失误,任由冤声震天,忠魂枯骨。最终导致仙魔大战的人族和妖族死伤无数,几乎全部灭亡,任千殇满心悲痛,用己身命魂,以白虎为守,将自己镇在了大唐国寺法门寺的地宫里。

    又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,抢来了魔域乾坤图,并且启动了它,暂时把魔族隔绝在外五百年,静待上古荒魂降世,也束缚了已经在世的莫金樽,所有人一同入梦。

    后在时空的交界之时,他的命魂跟上官有过唯一的一次推心置腹的谈话:“去吧,上古荒魂,待到坐卧云端,静观